十分鐘看完未來運動鞋發展的全新格局!

十分鐘看完未來運動鞋發展的全新格局!

對製造業有廣泛理解解的人士會以「智能手機」作隱喻來描述數碼 3D 打印技術於鞋的設計階段的應用。 繼承了前沿與經濟責任的設計,同時結合了品牌對於科技與美學的預想,打破傳統的珈鎖將產品推進至一個全新的領域。隨著科技不斷進步、日新月異,現在我們可以更好地相信,這項全新的科技競賽已經由 Nike、adidas、New Balance 與 Under Armour 等主要運動品牌公司啟動;而它們都希望成為數碼 3D 打印技術的領先者,在這新興的市場中分一杯羹。

數碼 3D 打印技術是工業設計與品牌的互惠互利的方案;對於前者,它有能大幅減少浪費原材料,未來亦可以大大加快設計過程;而對於後者能進一步解決人的需求,在大小、適合度和運動方面的特殊性,可以以數據為運動員度身定制。

Nike Vapor Laser Talon – 2013 年發佈

Nike 於運動鞋設計上最大的改變除了於 2012 年引進了 Flyknit 技術,另外就是於 2013 將 Flyknit 系列和 3D 列印技術同時應用於運動鞋製造工藝上,此項舉動得到了環保界的一致支持。採用 3D  打印技術所製成的 Nike Vapor Laser Talon,提供了絕佳的牽引力,並幫助運動員保持更長時間的「Drive Stances」。成為首個應用3D 打印技術的實戰型運動產品。Nike 所使用的 SLS(選擇性激光燒結)技術徹底改變了設計防滑的方式,並且使 Nike 能夠在傳統製造工藝的約制下創造出不可能實現的解決方案。此後於 2016 年 5 月,Nike 公司推出了 Zoom Superfly Flyknit,雖然最終產品是由傳統的材物製成,但 3D 打印的設計概念性顯著地幫助制定了一種特殊性,使運動鞋能更有效配合運動員一個競爭優勢。

Nike Zoom Superfly Flyknit – 2016 年發佈

Nike 所採用的 SLS(選擇性激光燒結)數碼 3D 打印技術能夠將採樣時間從幾週縮短至幾天,並在設計過程中為工作人員提供即時展現效果。 Nike 正通過與 HP 之間的緊密合作,加快與擴大現有的功能,並將繼續探索製造功能性產品的不同方法。

然而 Nike 似乎更著力於將 3D 打印技術應用於對原型產品上,以幫助運動員充分發揮潛力為目標;而不是將技術下放至廣大的消費群。 也許於消費者角度而言 Nike 於 3D 打印技術缺乏創新或想像力,但是該技術提供了一個更快速、更精準快速的製造過程,使設計師與消費者已經擺脫了固有的方程式。

Nike Hyper Adapt 1.0 – 2016 年初發佈,同年年末正式公開限量發售

目前來說以數碼 3D 打印技術結合原有鞋款有兩大潛在發展方向;消費者選擇一款現有的運動鞋,而 Nike 提供這款鞋的 3D 列印方式。另一種方式就是前往商店,在店裡完成運動鞋的列印。對 Nike 而言這兩種發展方向,速度將是未來發展的關鍵。

而另外消費者亦非常看重新技術鞋款的市售價格,以於 1989 年「Back To Future」電影中首次亮相的高科技概念鞋款 Nike Air MagNike Hyper Adapt 1.0 為例;大眾期待了近 30 年,首雙搭載 Self-lacing initiative 高科技運動鞋剛剛成為現實;但此後公佈的發售價格卻高達 $720 美元 。可想而知 Nike 的創新技術已經被大眾標籤為高價格定位,與消費群心目中所期待的合理價格仍有一段距離。同時我們亦看到 Nike 一直以來專注於將新技術只應用在專業運動競技場的想法。

New Balance Spike Plates – 2013 年初發佈

2013年,New Balance 開發了一個類似於 Nike 的專有 3D 度身訂製的流程,利用運動員的個人生物力學數據創建可定制的「Spike Plates」,旨在提高 New Balance 旗下代言專業運動員的表現,其中包括 1500 米的世界冠軍金牌得主 Jenny Barringer Simpson、2012 年美國奧運運動員 Kim Conley、2012 年英國奧運運動員 Barbara Parker 以及美國中長距離運運動員 Jack Bolas。New Balance 通過 3D 打印技術,在全新的水平上對運動鞋進行性能定制,以幫助 New Balance 旗下的運動員於專業競技場上,充份發揮應有水準。

New Balance Zante Generate – 2016 年 4 月公佈並發售

而於 2016 年 4 月中旬,New Balance 推出首款面向公眾的 3D 列印版  Zante Generate ,全球一共限定發售 44 對,售價為 400 美元。作為市場上首款將全掌式緩震中底結合 3D 數碼打印技術,由 New Balance 生產的 3D 緩震中底採用 DuraForm® TPU 高彈材料配合 SLS(選擇性雷射燒結)3D 打印技術,通過粉末材料轉換成實心的橫截面,形成數百個如細胞般的結構;從而在柔韌性、強度、重量與耐久性之間取得最佳的平衡。

相比起 Nike,New Balance 選擇了不一樣的道路,希望把數碼 3D 打印技術製造的運動鞋,走出實驗室轉移到公共場合,將技術推廣至公眾群。以現時的 3D 打印技術發展而言,相信與其他公司一樣,製成品的良率是未來發展關鍵之一,而目前 New Balance 亦只能夠提供非常小量的 3D 產品。

adidas Futurecraft 3D Runner X Parley – 2015 年下半季公佈

在 2015 年 adidas 旗下的實驗室 [SPEEDFACTORY] 提出了與  Materialise 共同合作開發的 Futurecraft 3D 計劃,以一種名為 Modified Desmopan TPU 的粉末材料配合 ARAMIS (NASA 用來檢查航天飛機的外殼的軟件) 用來捕捉跑步者的步態,皮膚,骨骼和肌肉的映射,根據一系列數據為運動員度身打印成 Futurecraft 3D Runner 的緩震中底。全新的結構和材料組合,為用戶帶來獨一無二的體驗。

adidas UltraBoost X Parley – 2015 年下半季公佈

[SPEEDFACTORY] 除了據專業運動員的具體需求度身定製鞋款之外,同時亦伸展出更多不同創新技術的概念,如稍早前 InterPixel 為大家介紹過以全數碼程序製造的 Futurecraft M.F.G. 以及聯同 Parley 海洋塑料回收商所製成的 adidas UltraBoost X Parley

adidas Futurecraft 3D Runner – 2015 年底公佈,2016年底正式公開發售

adidas 正在進一步著力把一系列 [SPEEDFACTORY] 中的計劃推進至量產化生產線;當中 InterPixel 為大家介紹過的全黑色版本 Futurecraft 3D Runner 是 adidas 將創新技術下放至大眾群的一大舉動; 以 3D 打印技術製成的 adidas  Futurecraft 3D 的實物比圖片更獲好評,雖然緩震中底本身比起 Boost Techonology 來的僵硬,然而物料彈而不脆;重量進一步減之餘,回饋反應亦十分舒適。於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動會獎牌儀式上,運動員 Jessica Ennis-Hill 與 Allison Schmitt 所穿著的 Futurecraft 3D Runner,亦已經於早前在世界各地作有限度地公開發售!

adidas Futurecraft 4D Runner – 2017 年初公佈,預計 2017 年底正式公開發售

而作為 [SPEEDFACTORY] 的 2017 年的最新量產化作品 Futurecraft 4D Runner,adidas 則與總部設於美國矽谷,由 Google 、General Electric 出資成立的新創公司 Carbon 聯手合作,引入名為 「Continuous Liquid Interface Production」的數碼 3D 列印技術。 這項技術採用液體樹脂配合數碼光學合成 (Digital Light Synthesis) 來形成緩震中底的結構,相比起傳統的疊層式的 3D 打印方法,數碼光學合成技巧可打印出超過 50 個不同的模組設計構成緩震中底;將產品精度、柔韌性、強度、重量與耐久性提高至另一個高度。而生產所需的時間亦同時由 Futurecraft 3D Runner 的一個半小時 ,大大縮短至理論值的二十分鐘。

Y-3 Futurecraft 4D Runner – 2017 年上半季公佈,預計 2017 年下半季正式公開發售

目前 adidas 一共生產了 300 雙 Futurecraft 4D 跑鞋贈送予員工與親友,並預計在 2017 年底前可達成 5,000 雙的限定上市數量,相信當中將包括稍早前已經於時裝週上曝光的 Y-3 Futurecraft 4D Runner ;而於 2018 年度 adidas  將進一步將全球出貨量大大提升至 100,000 雙。

Under Armour, Architech  – 2016 年 3 月公佈並發售

近年隨著 Steph Curry 效應迅速掘起的美國運動品牌 Under Armour,雖然相對上 UA 的 3D 打印技術算是較遲起步的一家運動品牌,然而卻於 2016 年 3 月率先推出了市場上首款將緩震中底結合 3D 數碼打印技術,名為 UA Architech 的跑步鞋。零售價格為 300 美元並限量發售 96 對的  UA Architech ,採用上 Autodesk Within 設計軟件,配合粉末式 3D 打印模式製造出中底的緩震結構與三角形網狀的鞋面設計,屬於強調穩定性與緩震性的功能向跑鞋。

Under Armour, Architech Futurist  – 2017 年 3 月公佈並發售

在推出 Architech 一年後,相信 Under Armour 已經認識到數碼 3D 列印技術的重要性;並嘗試以相同的技術推出配備上全掌式緩震中底的 Architech Futuristic,進一步向專業運動競技場推進。然而對於新掘起的品牌而言,相信 Under Armour 還不是太清楚應該要集中資源在創新技術硏究還是著力於將技術應用於不同範疇之上。

 

編輯小結:

就目前來看,3D 打印技術已然成為一眾運動品牌公司主流發展的技術。除了能夠配合消費者的需要製作出相應貼服的鞋款外,3D 列印亦能有效地縮短鞋子於製造過程中的供應鏈,進一步降低成本與生產過程中的廢棄物。相比起傳統的製作工序,一雙鞋從概念到設計,再到量產與銷售,至少需要一到兩年的生產週期。然而運用 3D 列印技術,整個過程將有可能縮短到幾周,甚至幾天。   而且,需求導向的 3D 列印運動鞋亦意味著去除了生產過程中的冗餘費用。因為任何經 3D 列印生產出來的鞋子都是取得用戶的數據後定製而成。只有當消費者下單預訂了,一雙鞋才會被生產出來。這對製鞋業來說無疑是一項意義非凡的創新。

當然不同的生產商亦採用上不同的戰略,如近年依靠 Boost Technology 使市場合佔有率大幅提升的 adidas ,成功將旗下的產品與潮流文化結合營造品牌形象之餘,亦創造出一系列經典鞋款。adidas 的 [SPEEDFACTORY] 的一系列創新技術已經不僅僅限於理論層面,而是通過與不同品牌之間的合作,將數碼 3D 打印的產品盡快量產化,為公眾有來全新的用戶體驗。然而要將數碼 3D 打印技術量產化生產仍然是 Nike、adidas、New Balance 和 Under Armour  將要面對的挑戰;介於經濟與現實技術的原因,3D 列印對於生產者來說還是於發展階段。目前,3D 列印仍然比起傳統運動鞋生產中的制模環節要慢而且容易出錯,導致製成品良率參次;需要承擔的風險成本比較高。但是, 無巧不成書,3D 列印象徵著未來;如果錯失了這一技術帶來的商機,運動品牌可能追悔莫及。

大家如果想了解更多關於數碼 3D 打印技術鞋款的穿著體驗或評測,可以前往 [Futuristic] 系列的圖文集 !adidas Futurecraft 4D Runner 圖文集亦即將登場,請大家繼續緊貼 InterPixel 的報導!

 

Images via – Reuben Arnold, Nike, adidas, New Balance, Under Armour

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相關產品的最新消息,請繼續緊貼 InterPixel 的報道!另外亦可以關注 InterPixel 的官方社交媒體平台,獲得最新的潮流資訊、評測影片與文章。

InterPixel 官方社交平台:
LINE@
YouTube
Instagram
Facebook
Twitter

Comments